第两百五十一章 这是梦吗?

目录

  “不用……继续打官司了?”千代原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这突然之间是怎么了?
  黑羽泽也温和地笑着,解释道:“我们公司将会和真挚苍蓝出版社合作,联合改编你们女儿的作品。”
  “那,那些债务呢?那钱,钱呢?”演了场拙劣戏码的千代司痴痴地问道,他整个人依旧处于魔怔状态。
  黑羽泽也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上几岁的男人,眼神中满是鄙夷。
  语气瞬间变得冰冷了不少,“自然,钱会由我们和真挚苍蓝一起支付,版权费用一分不少,都会到你们女儿名下的账户里。”
  “包括之前答应的五百万。”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有钱拿,千代司的神色就变得灿烂起来,他重新坐会沙发上,浑浊的眼珠子居然闪耀着光芒。
  千代原野看着他这副模样,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让人失望透顶的家伙。
  而自己却多次为了他,去伤害自己的女儿。
  真是有够蠢的。
  不过。
  到现在终于要结束了吗?
  那也就代表我真的可以离开这个人,去跟茜道歉了…
  千代原野想到这个,脸上的表情也总算缓和了几分。
  ————
  千代茜坐在真挚苍蓝出版社的休息室里,她看着眼前这些编辑对自己无比殷勤的样子,她不由得想到了之前自己待在的那个出版社…
  那个催着自己写小说,说什么商业价值的编辑,好像也没有对自己这么好过吧?
  在这里只是稍坐一会儿,饼干零食,茶水什么的都备好了,还有柔软的沙发,被褥,以及一个可以安静休息的房间。
  千代茜背靠着沙发,看着房间里贴满的各种轻小说的插画海报,她的心神也稳定了些许。
  面对媒体记者,她全程都在保持假笑,回归最原始的状态,伪装自己。
  以这样久违的状态持续了大半天。
  真的,把她累坏了。
  当前因为真挚苍蓝和闪光文库联手压制了舆论,所以现在这件事也就是如雨点滴入湖水中一般,震不出太大的波纹。
  至少,千代茜在自己刷手机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针对自己的负面报道。
  反而是自己作为天才作者,还是个美少女这件事情被大量的网友盛赞。
  虽然其中肯定包含大量的水军,但,现在的情况比刚从法院走出来的时候。
  要好太多了。
  那个时候都以为这件事要拖很久,而自己也要承受那未知的,铺天盖地的谩骂。
  光是想象一下,千代茜都觉得很难受。
  但没想到,突然之间,苍蓝纯子就告诉她事情解决了。对方愿意和解,他们也可以顺利撤诉。
  并且两家公司也从敌对的状态,转变成了合作关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千代茜觉得很是莫名其妙,而在询问过后,她得到的答案是。
  &是黑羽君。
  又是黑羽君。
  千代茜说实话觉得真的很奇妙。
  第一次,自己那次心理状态不佳,一个人躲回房间里黯然神伤的时候,蓝也是在黑羽君的帮助下,才顺利找到自己。
  第二次,也就是这次,这么大的一件事,也是从黑羽君的劝说开始,到现在以黑羽君的帮忙收尾。
  都是黑羽君在帮自己…
  当然,还有怜酱也是…
  “…而我的合租对象还是黑羽君的母亲……”
  “纯子姐姐……”
  千代茜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这些事情,随后她忍不住一个人笑了起来。
  “真的…这都是什么缘分啊…”
  “而且黑羽君你也太厉害了吧…”
  “……”千代茜眨了眨眼,她此时有满满的吐槽欲望。
  滑开手机屏幕,打开line软件。
  她开始跟三浦蓝诉说这些奇妙的经历,以及和黑羽的神奇缘分。
  然后三浦蓝那边,则是觉得全程摸不着头脑。
  虽然她也很为千代茜当前的情况高兴,但是…
  你这叙述的内容,怎么这么像在对黑羽君告白呢?
  而且你每次都要提黑羽君是吧?
  不说他你会死?
  三浦蓝有些不开心地撇了撇嘴,她看到那些自己不想看的内容的时候,就直接用表情包回应。
  或者是以自己在网上下载下来的网图,来转移话题,说她去这个地方旅游了之类的。
  千代茜很快也就跟着三浦蓝的节奏走了。
  稍微聊了一会儿,千代茜也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
  因为放松,所以眼皮也逐渐支撑不住了,一眨一眨,头脑发胀,有些迷糊。
  这代表着即将进入睡眠状态。
  而她手机的聊天框里,打出的最后一句话是。
  【如果这个时候,你在我身边就更好了……】
  三浦蓝看着千代茜发过来的这句话。
  突兀,且肉麻。
  可她就还吃这一套。
  犹豫,反反复复,删除修改,最后发出去的是。
  【我也是这么想的】
  发出去的那一瞬间就能看到已读显示,但却久久等不到回复,这又让三浦蓝迷茫了。
  怀揣着期待与害羞的心情等待了好一会儿。
  还是没回复……
  “…”
  “真是气人。”三浦蓝对着手机喃喃说道。
  她放下手机,转头看向窗外的夜空。
  “确实是应该感谢黑羽君。”
  “如果不是有黑羽君帮助的话,我们可能也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步……”
  “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圆满解决……”
  三浦蓝忽然,想到了万里怜在黑羽家那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具体是什么她不记得了。
  大概就是说,一定能够圆满完成这件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
  有黑羽君在,好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真是欠了好大好大的人情呢…”三浦蓝看着自己的左腿,喃喃说道。
  ——
  黑羽家。
  万里怜被黑羽蒙上了眼睛,就这么被黑羽带着走进了她的公主房间。
  一个大蛋糕摆在里面的桌子上,插着蜡烛,火光摇曳。
  几只大玩偶作为生日派对的客人,坐在一旁。
  床上堆满了粉红色的玫瑰鲜花…
  无比浪漫的布置。
  怜走进来,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可以感受着覆在自己眼睛上,那温热的手掌。
  她撒娇似地笑了笑,“黑羽~”
  “很快了,再稍微等一下~”黑羽也很开心,准备好的惊喜能够在生日当天展现给万里怜看,他很满足。
  “好,可以了。”黑羽放开手,让怜睁开双眼。
  第一眼看到的是大蛋糕,第二眼看到的是房间的浪漫布置。
  第三眼看到的是。
  那…副由拼图组成的…自己的画像?
  万里怜瞬间转头看向笑眯眯的黑羽。
  “还有这些。”黑羽变魔术一般,从一旁拿出一顶淡蓝色的毛绒贝雷帽,还有手工痕迹满满的围巾,毛衣。
  “以及最后一个。”
  黑羽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灯光亮起。
  万里怜注意到那几个坐在地上的玩偶开始动了起来。
  躲在那几个大毛绒玩偶背后的是……
  万里怜的父母。
  万里群人,和万里千夜。
  怜看着自己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眸中神采震动。
  “怜,生日快乐!”三人齐声说道,一旁的音响也开始播放起生日快乐的歌曲。
  黑羽为主音,万里夫妇为副。
  大家一起为万里怜歌唱,庆贺生日。
  听着这歌声,感受这欢乐的氛围。
  万里怜只觉得鼻子很酸,眼眶也开始变得发红。
  她有些哽咽地问道。
  “这,这是梦吗?”
  “这不是梦。”黑羽看着万里夫妇那略显疲惫的模样,露出了浅笑。
  “这是你的生日,你最好的生日啊。”
  “我的怜。”
  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步……”
  “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圆满解决……”
  三浦蓝忽然,想到了万里怜在黑羽家那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具体是什么她不记得了。
  大概就是说,一定能够圆满完成这件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
  有黑羽君在,好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真是欠了好大好大的人情呢…”三浦蓝看着自己的左腿,喃喃说道。
  ——
  黑羽家。
  万里怜被黑羽蒙上了眼睛,就这么被黑羽带着走进了她的公主房间。
  一个大蛋糕摆在里面的桌子上,插着蜡烛,火光摇曳。
  几只大玩偶作为生日派对的客人,坐在一旁。
  床上堆满了粉红色的玫瑰鲜花…
  无比浪漫的布置。
  怜走进来,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可以感受着覆在自己眼睛上,那温热的手掌。
  她撒娇似地笑了笑,“黑羽~”
  “很快了,再稍微等一下~”黑羽也很开心,准备好的惊喜能够在生日当天展现给万里怜看,他很满足。
  “好,可以了。”黑羽放开手,让怜睁开双眼。
  第一眼看到的是大蛋糕,第二眼看到的是房间的浪漫布置。
  第三眼看到的是。
  那…副由拼图组成的…自己的画像?
  万里怜瞬间转头看向笑眯眯的黑羽。
  “还有这些。”黑羽变魔术一般,从一旁拿出一顶淡蓝色的毛绒贝雷帽,还有手工痕迹满满的围巾,毛衣。
  “以及最后一个。”
  黑羽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灯光亮起。
  万里怜注意到那几个坐在地上的玩偶开始动了起来。
  躲在那几个大毛绒玩偶背后的是……
  万里怜的父母。
  万里群人,和万里千夜。
  怜看着自己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眸中神采震动。
  “怜,生日快乐!”三人齐声说道,一旁的音响也开始播放起生日快乐的歌曲。
  黑羽为主音,万里夫妇为副。
  大家一起为万里怜歌唱,庆贺生日。
  听着这歌声,感受这欢乐的氛围。
  万里怜只觉得鼻子很酸,眼眶也开始变得发红。
  她有些哽咽地问道。
  “这,这是梦吗?”
  “这不是梦。”黑羽看着万里夫妇那略显疲惫的模样,露出了浅笑。
  “这是你的生日,你最好的生日啊。”
  “我的怜。”
  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步……”
  “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圆满解决……”
  三浦蓝忽然,想到了万里怜在黑羽家那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具体是什么她不记得了。
  大概就是说,一定能够圆满完成这件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
  有黑羽君在,好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真是欠了好大好大的人情呢…”三浦蓝看着自己的左腿,喃喃说道。
  ——
  黑羽家。
  万里怜被黑羽蒙上了眼睛,就这么被黑羽带着走进了她的公主房间。
  一个大蛋糕摆在里面的桌子上,插着蜡烛,火光摇曳。
  几只大玩偶作为生日派对的客人,坐在一旁。
  床上堆满了粉红色的玫瑰鲜花…
  无比浪漫的布置。
  怜走进来,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可以感受着覆在自己眼睛上,那温热的手掌。
  她撒娇似地笑了笑,“黑羽~”
  “很快了,再稍微等一下~”黑羽也很开心,准备好的惊喜能够在生日当天展现给万里怜看,他很满足。
  “好,可以了。”黑羽放开手,让怜睁开双眼。
  第一眼看到的是大蛋糕,第二眼看到的是房间的浪漫布置。
  第三眼看到的是。
  那…副由拼图组成的…自己的画像?
  万里怜瞬间转头看向笑眯眯的黑羽。
  “还有这些。”黑羽变魔术一般,从一旁拿出一顶淡蓝色的毛绒贝雷帽,还有手工痕迹满满的围巾,毛衣。
  “以及最后一个。”
  黑羽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灯光亮起。
  万里怜注意到那几个坐在地上的玩偶开始动了起来。
  躲在那几个大毛绒玩偶背后的是……
  万里怜的父母。
  万里群人,和万里千夜。
  怜看着自己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眸中神采震动。
  “怜,生日快乐!”三人齐声说道,一旁的音响也开始播放起生日快乐的歌曲。
  黑羽为主音,万里夫妇为副。
  大家一起为万里怜歌唱,庆贺生日。
  听着这歌声,感受这欢乐的氛围。
  万里怜只觉得鼻子很酸,眼眶也开始变得发红。
  她有些哽咽地问道。
  “这,这是梦吗?”
  “这不是梦。”黑羽看着万里夫妇那略显疲惫的模样,露出了浅笑。
  “这是你的生日,你最好的生日啊。”
  “我的怜。”
  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步……”
  “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圆满解决……”
  三浦蓝忽然,想到了万里怜在黑羽家那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具体是什么她不记得了。
  大概就是说,一定能够圆满完成这件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
  有黑羽君在,好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真是欠了好大好大的人情呢…”三浦蓝看着自己的左腿,喃喃说道。
  ——
  黑羽家。
  万里怜被黑羽蒙上了眼睛,就这么被黑羽带着走进了她的公主房间。
  一个大蛋糕摆在里面的桌子上,插着蜡烛,火光摇曳。
  几只大玩偶作为生日派对的客人,坐在一旁。
  床上堆满了粉红色的玫瑰鲜花…
  无比浪漫的布置。
  怜走进来,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可以感受着覆在自己眼睛上,那温热的手掌。
  她撒娇似地笑了笑,“黑羽~”
  “很快了,再稍微等一下~”黑羽也很开心,准备好的惊喜能够在生日当天展现给万里怜看,他很满足。
  “好,可以了。”黑羽放开手,让怜睁开双眼。
  第一眼看到的是大蛋糕,第二眼看到的是房间的浪漫布置。
  第三眼看到的是。
  那…副由拼图组成的…自己的画像?
  万里怜瞬间转头看向笑眯眯的黑羽。
  “还有这些。”黑羽变魔术一般,从一旁拿出一顶淡蓝色的毛绒贝雷帽,还有手工痕迹满满的围巾,毛衣。
  “以及最后一个。”
  黑羽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灯光亮起。
  万里怜注意到那几个坐在地上的玩偶开始动了起来。
  躲在那几个大毛绒玩偶背后的是……
  万里怜的父母。
  万里群人,和万里千夜。
  怜看着自己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眸中神采震动。
  “怜,生日快乐!”三人齐声说道,一旁的音响也开始播放起生日快乐的歌曲。
  黑羽为主音,万里夫妇为副。
  大家一起为万里怜歌唱,庆贺生日。
  听着这歌声,感受这欢乐的氛围。
  万里怜只觉得鼻子很酸,眼眶也开始变得发红。
  她有些哽咽地问道。
  “这,这是梦吗?”
  “这不是梦。”黑羽看着万里夫妇那略显疲惫的模样,露出了浅笑。
  “这是你的生日,你最好的生日啊。”
  “我的怜。”
  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步……”
  “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圆满解决……”
  三浦蓝忽然,想到了万里怜在黑羽家那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具体是什么她不记得了。
  大概就是说,一定能够圆满完成这件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
  有黑羽君在,好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真是欠了好大好大的人情呢…”三浦蓝看着自己的左腿,喃喃说道。
  ——
  黑羽家。
  万里怜被黑羽蒙上了眼睛,就这么被黑羽带着走进了她的公主房间。
  一个大蛋糕摆在里面的桌子上,插着蜡烛,火光摇曳。
  几只大玩偶作为生日派对的客人,坐在一旁。
  床上堆满了粉红色的玫瑰鲜花…
  无比浪漫的布置。
  怜走进来,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可以感受着覆在自己眼睛上,那温热的手掌。
  她撒娇似地笑了笑,“黑羽~”
  “很快了,再稍微等一下~”黑羽也很开心,准备好的惊喜能够在生日当天展现给万里怜看,他很满足。
  “好,可以了。”黑羽放开手,让怜睁开双眼。
  第一眼看到的是大蛋糕,第二眼看到的是房间的浪漫布置。
  第三眼看到的是。
  那…副由拼图组成的…自己的画像?
  万里怜瞬间转头看向笑眯眯的黑羽。
  “还有这些。”黑羽变魔术一般,从一旁拿出一顶淡蓝色的毛绒贝雷帽,还有手工痕迹满满的围巾,毛衣。
  “以及最后一个。”
  黑羽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灯光亮起。
  万里怜注意到那几个坐在地上的玩偶开始动了起来。
  躲在那几个大毛绒玩偶背后的是……
  万里怜的父母。
  万里群人,和万里千夜。
  怜看着自己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眸中神采震动。
  “怜,生日快乐!”三人齐声说道,一旁的音响也开始播放起生日快乐的歌曲。
  黑羽为主音,万里夫妇为副。
  大家一起为万里怜歌唱,庆贺生日。
  听着这歌声,感受这欢乐的氛围。
  万里怜只觉得鼻子很酸,眼眶也开始变得发红。
  她有些哽咽地问道。
  “这,这是梦吗?”
  “这不是梦。”黑羽看着万里夫妇那略显疲惫的模样,露出了浅笑。
  “这是你的生日,你最好的生日啊。”
  “我的怜。”
  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步……”
  “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圆满解决……”
  三浦蓝忽然,想到了万里怜在黑羽家那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具体是什么她不记得了。
  大概就是说,一定能够圆满完成这件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
  有黑羽君在,好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真是欠了好大好大的人情呢…”三浦蓝看着自己的左腿,喃喃说道。
  ——
  黑羽家。
  万里怜被黑羽蒙上了眼睛,就这么被黑羽带着走进了她的公主房间。
  一个大蛋糕摆在里面的桌子上,插着蜡烛,火光摇曳。
  几只大玩偶作为生日派对的客人,坐在一旁。
  床上堆满了粉红色的玫瑰鲜花…
  无比浪漫的布置。
  怜走进来,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可以感受着覆在自己眼睛上,那温热的手掌。
  她撒娇似地笑了笑,“黑羽~”
  “很快了,再稍微等一下~”黑羽也很开心,准备好的惊喜能够在生日当天展现给万里怜看,他很满足。
  “好,可以了。”黑羽放开手,让怜睁开双眼。
  第一眼看到的是大蛋糕,第二眼看到的是房间的浪漫布置。
  第三眼看到的是。
  那…副由拼图组成的…自己的画像?
  万里怜瞬间转头看向笑眯眯的黑羽。
  “还有这些。”黑羽变魔术一般,从一旁拿出一顶淡蓝色的毛绒贝雷帽,还有手工痕迹满满的围巾,毛衣。
  “以及最后一个。”
  黑羽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灯光亮起。
  万里怜注意到那几个坐在地上的玩偶开始动了起来。
  躲在那几个大毛绒玩偶背后的是……
  万里怜的父母。
  万里群人,和万里千夜。
  怜看着自己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眸中神采震动。
  “怜,生日快乐!”三人齐声说道,一旁的音响也开始播放起生日快乐的歌曲。
  黑羽为主音,万里夫妇为副。
  大家一起为万里怜歌唱,庆贺生日。
  听着这歌声,感受这欢乐的氛围。
  万里怜只觉得鼻子很酸,眼眶也开始变得发红。
  她有些哽咽地问道。
  “这,这是梦吗?”
  “这不是梦。”黑羽看着万里夫妇那略显疲惫的模样,露出了浅笑。
  “这是你的生日,你最好的生日啊。”
  “我的怜。”
  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步……”
  “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圆满解决……”
  三浦蓝忽然,想到了万里怜在黑羽家那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具体是什么她不记得了。
  大概就是说,一定能够圆满完成这件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
  有黑羽君在,好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真是欠了好大好大的人情呢…”三浦蓝看着自己的左腿,喃喃说道。
  ——
  黑羽家。
  万里怜被黑羽蒙上了眼睛,就这么被黑羽带着走进了她的公主房间。
  一个大蛋糕摆在里面的桌子上,插着蜡烛,火光摇曳。
  几只大玩偶作为生日派对的客人,坐在一旁。
  床上堆满了粉红色的玫瑰鲜花…
  无比浪漫的布置。
  怜走进来,虽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可以感受着覆在自己眼睛上,那温热的手掌。
  她撒娇似地笑了笑,“黑羽~”
  “很快了,再稍微等一下~”黑羽也很开心,准备好的惊喜能够在生日当天展现给万里怜看,他很满足。
  “好,可以了。”黑羽放开手,让怜睁开双眼。
  第一眼看到的是大蛋糕,第二眼看到的是房间的浪漫布置。
  第三眼看到的是。
  那…副由拼图组成的…自己的画像?
  万里怜瞬间转头看向笑眯眯的黑羽。
  “还有这些。”黑羽变魔术一般,从一旁拿出一顶淡蓝色的毛绒贝雷帽,还有手工痕迹满满的围巾,毛衣。
  “以及最后一个。”
  黑羽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灯光亮起。
  万里怜注意到那几个坐在地上的玩偶开始动了起来。
  躲在那几个大毛绒玩偶背后的是……
  万里怜的父母。
  万里群人,和万里千夜。
  怜看着自己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眸中神采震动。
  “怜,生日快乐!”三人齐声说道,一旁的音响也开始播放起生日快乐的歌曲。
  黑羽为主音,万里夫妇为副。
  大家一起为万里怜歌唱,庆贺生日。
  听着这歌声,感受这欢乐的氛围。
  万里怜只觉得鼻子很酸,眼眶也开始变得发红。
  她有些哽咽地问道。
  “这,这是梦吗?”
  “这不是梦。”黑羽看着万里夫妇那略显疲惫的模样,露出了浅笑。
  “这是你的生日,你最好的生日啊。”
  “我的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