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掀桌子

目录

  “杨间.....”
  曾叁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心中有着一抹悸动,隐隐间有所预感,面前这少年非是池中之物。
  若非元神受创,此时就有着以天人望气术窥其气运之心。
  但即便不以天人望气术望其气运,他也能够看出面前少年的不凡之处,尤其是其体魄,让他也不由侧目。
  这绝非天生体魄,而是将一门神通修至极高境界的表现。
  但以他的眼界,竟也无法看出这神通的跟脚来,只知其品级颇高,或可与儒家秘传的那几门神通相比了。
  一愣神,见少年好奇打量自己,曾叁也笑着回应:“老夫曾叁,应人邀请来此。”
  “老先生也是来见家师的?”
  杨间打量着面前的老者,只觉这老者衣衫虽不华贵,却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心中也是提着小心。
  “也?”
  曾叁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问道:“你家老师不是张凤府?除了老夫之外,还有何人前来?”
  “家师鸿玄,混一门掌教。”
  杨间神色一正,有些诧异道:“老先生说是来见家师,莫非不知家师是谁?”
  “鸿玄道人?!你家老师,是他?你何时拜入他门下?”
  听得这个名字,曾叁面上顿时显出三分肃穆来,这个名字,他当然不会陌生。
  二十年前一见,这个疑似承接了五色神光传承的道人在大周修行界已然声名鹊起了。
  甚至不难猜出,击退了大周太子法身之人,极有可能就是此人。
  事实上,他一路前来,至少已有数十波人来问询过关于鸿玄道人的消息了。
  只是听闻这鸿玄道人行踪诡秘,哪怕是靖夜司这般执掌大周情报的组织都没能寻到他的踪迹。
  谁能想到,他居然还在自己之前就来到灵泉道,似乎,已经住了不少年?
  “老先生果然认得家师。”
  杨间神色一松,神色严肃道:“十六年前,老师路过‘龙牙城’时收我入的门下。”
  “十六年前......”
  曾叁点点头,心中喟叹一声。
  他上次见得鸿玄道人已有二十一个年头了,之后听闻他云游诸地,不想还收了这么一个徒弟。
  只是这少年修持不过十六载已有这般成就吗?
  “老先生随我来。”
  杨间放下扫帚,上前推开大门,微微躬身,请曾叁入内。
  曾叁收敛神思,迈过大门。
  嗡~
  仅仅一步而已,曾叁的身躯却是一震,只觉似是穿透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只是一瞬,似已变换了不同天地。
  这院子并不大,充其量不过三进而已,莫说修行者,即便在凡俗之中也算不得大。
  但曾叁抬眉望去,一眼竟望不到尽头。
  风轻云淡,一轮大日高悬。
  群山万壑间,灵田望之无尽,徐徐倾倒,直如海浪滔滔,灵米特有的香气扑面而来,也弥漫天地之间。
  “洞天,福地!”
  曾叁回首望去,身后也自望之无垠,一道灵河自高天垂流如瀑布,又自分流千万,浇灌着这大片灵田。
  再抬头,大日挥洒光明,肉眼不可见的虚空之中,隐隐有着诸般星辰闪烁,其中似也别有山川。
  “这......”
  曾叁心神一震。
  开辟洞天的神通天地间不在少数。
  弱的,只能开辟三里之地,强者如那位地仙之祖的袖里乾坤就是各种翘楚,袖袍之中辟界三千,念动之间,可慑服群仙。
  儒家也不乏此类神通。
  可此方洞天,未免太大,太真实了......
  “这里是家师开辟之洞天,名唤弥罗......这些灵田是家师在‘荷花水晶米’‘黄粟软香米’‘灵精米’等灵米之上改良出来的上等灵米‘龙牙米’,效果更在其他灵米之上。”
  杨间深吸一口气,只觉身心清凉,说不出的自在活泼,这洞天之中的灵机或许比不得外界浓郁,他却更喜欢待在这里。
  “弥罗洞天.....龙牙米。”
  曾叁神色不变,心中却为之一沉。
  大周乃至三大帝朝之中,少有禁止之物,什么凡俗刀枪剑戟,弓弩甲胄都不在禁止之列,哪怕是修士之间的法兵,法宝也随你流传。
  真正被禁止的,只有两物。
  一为法,二为米。
  法不可轻传,任何宗门非得帝庭敕封不得开宗立派,不得收录弟子,宗门弟子但凡晋升必要上禀。
  灵米之种不可流传,除却七十二道宗之外的其他宗门,也需得每年自帝庭之中买得米种分发下去栽种。
  这两条禁令虽然并不是没有破绽,偶有破禁者靖夜司也未必能够一一巡查,可如此大规模的种植灵田,无疑是犯了莫大忌讳的。
  这鸿玄道人,想要做什么?
  嗡~
  两人踏入洞天没多久,就有一道嗡鸣之声回荡开来。
  旋即,诸般色彩宛如活了过来一般向着天空正中汇聚,前后几个刹那,已然在天地之间化作一道直通至高处的‘天梯’。
  天梯尽头,赫然是此方洞天的‘大日’!
  “一别二十载,老先生风采依旧!”
  五色天梯垂落而下的同时,一道略带笑意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其音不高,此方天地间却无有不至之处。
  ‘果然是他......’
  曾叁眸光微动,心中略有复杂,也发声回应:“不过二十载不见,道友的威势,却越发的盛了!”
  话音回荡之间,曾叁已然踏上天梯,一步一踏间,登天而起。
  杨间仰望云霄之中的灿金大日,心中泛起一抹担忧,转瞬又压入心头,走入茫茫灵田海之中。
  灵田之中,一个比他还小上几岁的少女,正在追逐一只抱着猫哇哇大叫的小不点,不时发出‘咯咯’笑声。
  呼呼~
  曾叁行于天梯之上,心神却在洞察四周,越看,他心中越是吃惊。
  他并不通晓此类洞天神通,可他的眼界极高,对于神通认知也还是有的。
  而此刻,在他的感知之中,这方洞天不但大到无边,而且真实到近乎看不出一丝破绽来。
  似乎,这就是另一重天地一般。
  “五色神光,还有这类似袖里乾坤的神通......这鸿玄道人,究竟是谁?”
  曾叁心中疑惑更深,却也无心一步步攀登而上。
  身形一动,已然跨至天梯尽头。
  迎着那足以融金化铁的光芒,踏入那无尽光芒交织,如同真实星辰一般的‘大日’之中。
  呼~
  剧烈到难以想象的爆炸之音不住响起,足以撕裂山川河岳的隆隆之音尽被束缚在大日之中。
  曾叁踏足其间,眸光一扫,已然看见无尽烈火之中,盘膝坐于高台之上的两人。
  一人黑衣赤发,背对自己而坐,气息万变,或沉凝,或超然,或缥缈,或暴戾。
  其气息万变,每一瞬间都在变换,隐隐间,似可见诸般神魔之影在其身后不住闪灭。
  “斩妖图录,张凤府!”
  曾叁眸光一凝,认出了这位大周前五的大人物,但所有的注意却尽数被另外一人所吸引。
  那人一袭寻常道袍加身,容姿只是寻常,看不出丝毫奇异之处,此时正襟危坐,含笑看着自己,却正是二十年前救了自己一次的鸿玄道人。
  相比其身前气息万变的赤发道人,他的气息空空荡荡,却似能包罗万象,容纳一切。
  在这无尽暴戾火焰之中,两人似乎维持着一个脆弱的平衡。
  “许久不见了。”
  见得曾叁踏步而至,安奇生笑容淡淡,不增不减:“老先生。”
  “道友越发深不可测了,可......”
  曾叁驻足烈火之间,语气平静,又带着惋惜:“万法朝宗在即,大周中枢高手如云,道友此举,太过不智了......”
  他自然看得出张凤府落在了下风,可大周诸强却不止是张凤府一人而已。
  万法朝宗在即,大周中枢之地,凝成法相者,不下百数!
  “非是我要与这位为难,着实是这位,追我多年,甩都甩不掉,不得以,只能与其‘手谈’一局。”
  看了眼面前闭目不言的赤发道人张凤府,安奇生微微摇头:“可惜,这位太过好胜,分明已输了,却还想着找人把‘桌子’掀了......”
  二十年对于修行者而言不过弹指一挥间,可对于安奇生来说,却非如此。
  除了点亮‘真灵位业图’之上的诸般神灵,收集‘地祇本根’以及调教弟子之外,就是应付这位张司主三年一次的围杀。
  如今,已是第七次上门了。
  “......张司主。”
  看着默不作声如同自闭一般的赤发道人,曾叁嘴角泛起一抹苦笑:“道友究竟是谁......”
  张凤府可不是寻常修士。
  在大周太子未曾崭露头角之前,他乃是大周第一天骄,曾经跨行四海,与诸大势力天骄争雄的存在。
  曾以法相修为战平了法身强者,乃是真正的人杰天骄。
  可此时却......
  “老先生问过许多次,我也回答了多次了。”
  安奇生随手一抬,就有一座道台在曾叁的脚下升起:“老先生请坐吧,待这位张司主所请之人一并到齐了,再说吧。”
  曾叁微微摇头,却也只能盘膝坐下。
  莫说他伤势未愈,即便毫无伤势,恐怕也未必能够插手其间,更重要的是,这鸿玄道人曾救过自己。
  即便有着出手的把握,他也无心出手。
  安奇生语气平缓似无波动,闭目多时的赤发道人的眼皮却是一颤,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
  “你知道?”
  张凤府缓缓睁眼,神情复杂且不甘,声音中尽是凝重苦涩:“你既知晓,为何不阻我?”
  “张司主,直到此时,你还以为是自己神通广大,寻到了我的踪迹吗?”
  “嗯?!”
  张凤府心头一震,猛然抬头,却正对上安奇生幽沉无尽的眸光:“你说什么?!”
  安奇生不答,垂眸下望。
  他看到了一双眸子,一道强绝至极的意志,遥隔不知多么遥远的虚空,锁定了自己所在的空间。
  嗡~
  虚空震颤,万物震荡。
  无边无垠也似的弥罗洞天嗡鸣震颤,其内山川皆抖,草木皆震。
  杨间,奔跑的少女,抱着猫咪的小童,远处躺着的兔八,以及山中奔腾的大花驴全都心头一震。
  有人左顾,有人右盼,有人上望,有人回首,可无论看向何处,看向哪里。
  却皆看到虚空深处,一双宛如大日一般的眸子缓缓亮起。
  这威势太过强绝,宛如一尊太古神王矗立九天之上,漠然俯视,威严浩荡,万物皆要垂首臣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