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五一章 做不到,那这几*岂不是在俄罗斯白干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69书吧 ,最快更新重生浪潮之巅最新章节!
  想到安加尔斯克油田还正好在他的手中,方辰不由感觉世界有些奇妙。
  但如果仔细一想,其实到也不奇怪。
  毕竟尤科斯石油公司也是吸纳了一群小油田,炼油厂这才成立了,并且俄罗斯的现在的主产油区都是在西伯利亚,位置本来就有重叠。
  而且擎天石油的规模比尤科斯石油要大的多,是其的两倍还不止,那安加尔斯克油田在他的手中似乎并不奇怪。
  可谁知道,听完方辰的描述之后,朱院长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丝尴尬之色,过了数息这才说道:“这个线路究竟如何安排,国内还**讨论过。”
  铺设中俄石油管道本身也只是他和国内一些学者教授,领导的一个意向而已,连研讨会都没举办几次,怎么可能得出具体的线路安排。
  再者,方辰也是最近才成立的擎天石油,拥有这么多油田的,所以在时间上来说根本来不及。
  然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连那些油田是方辰的,这些油田都处于什么位置,是否方便都不知道,这让他们怎么安排管道线路?
  “毕竟我连安加尔斯克油田在哪都不知道。“
  朱院长又赶紧找补了一句。
  方辰眨巴眨巴眼睛,说真的,他现在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吓住朱院长了。
  许建树此时见状,赶紧拿了一幅俄罗斯地图过来,让方辰把安加尔斯克油田的位置给指了出来。
  “安加尔斯克是俄罗斯东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州城市,在基托伊河注入安加拉河处,东南距伊尔库茨克50公里,西伯利亚大铁道要站,第三巴库秋明油田有输油管通此。”
  “也就是说,如果从安加尔斯克建设输油管道的话,连秋明油田的石油都能一并运输过来,并且安加尔斯克还是俄罗斯东部地区最大的炼油和石油化工中心之一。”
  “安加尔斯克基本可以说是距离国内最近的大油田,从安加尔斯克到大庆的话,其中两千公里在俄罗斯,八百公里在国内,总长两千八百公里。”
  方辰的手指在地图上划出了一条蜿蜒的曲线,从安加尔斯克出发,向南进入布里亚特***,绕过贝加尔湖后,一路向东,经过赤塔州,进入华夏,直达大庆。
  这条安大线可以说是距离华夏运输距离最短的一条线路了,远远比东倭提出来的安纳线和最终俄罗斯执行的泰纳线要短的多。
  在前世,华夏1994*就跟尤科斯公司接触,作为大寡头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对于建设中俄输油管道自然是举双手双脚支持,并提出了安大线方案,这个方案很符合中石油的想法,所以一直以尤科斯公司为主要谈判对手。
  随后在不到两*的时间,中俄双方企业完成了安大线的项目预可行性研究,但从此之后,安大线就被按下了休止符,彻底停止了前进,甚至进入了冬眠。
  主要原因则是在于,俄罗斯政府方面的阻挠,俄罗斯以安大线有可能对贝加尔湖产生污染为由,一直不予通过安大线的审批。
  甚至在后来,朱院长同意中石油和尤科斯公司的提议,将俄罗斯向连云港田湾核电站提供设备的14亿美元易货贸易资金,改成以现汇付给俄罗斯。
  田湾核电站采用俄罗斯技术和设备建设,当时苏维埃解体,俄罗斯经济困难,急于出口核电这样的重大装备,于是与中核电总公司谈成了一个易货贸易的买卖,即中方不付现汇买设备,俄方向中方提供14亿美元的设备贷款,中方以纺织品、轻工业品、家电等出口物资偿还,这对中方颇具吸引力。
  到九十*代后期,华夏外汇储备状况已经大为改观,不再在意支付这14亿美元现汇了。
  但华夏谈判团信心十足的赴俄之后,发现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俄罗斯方面对中方支付田湾核电站外汇,以换取俄方答应建设原油管道一事莫衷一是,推诿**,谈判团根本没取得什么进展。
  另外,当时俄罗斯反对安大线的理由还有,俄罗斯应追求国家利益最大化,安大线只是将管道建到华夏,向华夏出口石油,应该考虑面向东倭、南高丽等亚洲国家的管道方案。
  这时候,东倭就冒了出来,提出了安纳线,“安纳线”全程都在俄境内,而不是只通往华夏的管道,也就意味着俄罗斯可以从太平洋岸边的纳霍德卡港将石油输往东亚其他国家。
  毕竟华夏有石油危机,东倭自然也有石油危机,而且远比华夏要强烈的多。
  最起码华夏还能自产相当比例的一部分石油,而作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和华夏的第三大石油消费国,东倭是不产石油的,那点从页岩油提炼出来的石油,近乎等于零。
  为此东倭首相两次跟弗拉基米尔***晤,并允诺为俄西伯利亚油田开发和管道建设提供75亿美元贷款。
  东倭此举,不但是为了保证自己的石油供应,还想通过与俄能源合作,提高东倭在远东地区的影响力,影响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说白了就是要搅黄“安大线”方案。
  由于东倭的介入,俄内部开始重新讨论和确定原油管道的线路走向。在按什么线路建设俄罗斯远东原油管道问题上,中日之间展开了暗中角力。
  经过四*的努力,直到两国元首为原油管道问题举行正式会谈,弗拉基米尔同志这才亲自拍板,建设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即“泰纳线”方案,将原“安大线”走向向北推了400多公里,远离了贝加尔湖,解决了俄罗斯国内长期争论的贝加尔湖环保问题。
  “泰纳线”东起伊尔库茨克州泰舍特,从贝加尔湖北面400多公里处经过,然后沿着贝加尔—阿穆尔大铁路,从斯科沃罗季诺开始沿着中俄边境地区,最后到达太平洋港口纳霍德卡。
  然而等到真正管道建设完毕,通油已然到了2010*了。
  可以说,中俄石油管道经历十五*艰苦卓绝的谈判和博弈,数*各部门、各级工作人员,石油战线的干部、技术人员、工**此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朱院长轻轻敲打着桌面,沉吟了一会,这才抬起头,神情微微有些惊异的上下打量了方辰一眼,并不由感叹道:“真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不能解决的难题。”
  他这次真的是被方辰惊到了,国内只是知道方辰拥有了一个石油公司,所以起了点建设中俄输油管道的心思而已,什么领导讨论,专家论证这些统统都还**呢,方辰这边居然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就给他拿出来了一套十分完整的方案。
  说真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相信,这样一条规模庞大的石油管道线路规划,就这么轻易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虽然他并不怎么懂石油管道的建设,但是以他的眼光来看,方辰选的这条线路的确是适合的不能再适合了。
  不但油田在方辰的手中,而且运输距离也是最短的,还很好的弥补了大庆石油开采量下降的问题。
  “这世间或许真有生而知之者。”朱院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方辰笑了笑,并**说话,更**任何想要表功的意思。
  什么狗屁生而知之者,他只是一个拾人牙慧,将别人辛苦研讨出来的东西纳为己用的小偷而已。
  不过小偷他当的问心无愧,利国***。
  安大线对于华夏来说的确是***方案,距离只有两千八百公里,而且还有八百公里是在华夏,比起距离均在四千公里以上的泰纳线和安纳线不知道好到多少去。
  并且要知道,不管是安纳线还是泰纳线,终点都不在华夏,也就是说这四千多公里全程都在俄罗斯境内。
  “但管道从贝加尔湖过,不会出现问题吗?”
  又思考了一会方辰指出的线路,朱院长点了点地图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