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密信

目录

  有点像?
  孙嬷嬷可是太皇太后身边的老人了,能让她都眼熟的字迹,还能错的了?
  这厮是什么时候背着她临摹的护国公府大太太的字迹?
  竟一点风声都不露给她知道。
  姜绾拿眼神戳齐墨远,但不能否认她计划的很好,但时间仓促,还是有疏忽之处,齐墨远不声不吭的跟在后面给她打补丁。
  她为了帮长欢郡主退掉太后的赐婚,不得已捅出北云侯夫人害死成王一事,这对护国公府上下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但犯下这样诛九族死罪的是护国公老夫人和护国公,护国公府长房非但没有参与,甚至是受害者。
  被护国公打压本就有苦说不出了,还要受护国公牵连,这太说不过去了。
  姜绾只想扳倒护国公,没想祸及护国公府长房,甚至连深陷牢狱的庞大少爷,她都想搭救。
  她想着等朝廷处置护国公府的时候,她帮着护国公府长房说情,她查案有功,太后就算再不喜她,多少也会给她个面子,免了护国公府长房死罪。
  谁想到齐墨远来了这么一手,直接把最大的功劳摁护国公府长房头上了,有这份功劳在身,足可以保护国公府长房全身而退了。
  太皇太后看了几眼,道,“是挺像她的笔迹。”
  孙嬷嬷忙道,“早些年,护国公府大太太孝敬太皇太后您的佛经还保存完好,奴婢取来对照,一看便知。”
  太皇太后点了下头,孙嬷嬷就退下了。
  姜绾不放心的看了齐墨远一眼,小声道,“不会露馅吧?”
  齐墨远含笑看着她,“对为夫办事不放心?”
  姜绾呲牙。
  当然不放心了,要是放心,她就不会多此一问了。
  她知道齐墨远临摹的本事不小,但他应该很难接触到护国公府大太太的笔迹才是,就算王妃那里有,这么短的时间临摹出来的,能确保一模一样吗?
  帮护国公府长房求情没问题,可为了帮忙造假,那就是欺君、欺骗太后,欺骗太皇太后了,有锦绣坊老板娘这样的知情人,姜绾觉得太冒险了。
  见姜绾不信,齐墨远低笑道,“是真迹。”
  姜绾,“……???”
  真迹?
  姜绾直勾勾的看着齐墨远,眼底有吃惊,但更多的还是好奇。
  大殿内,宫女嬷嬷不少,在他们眼里,世子爷世子妃是眉来眼去,在太皇太后跟前都还按捺不住的如胶似漆,感情好的真是蜜里调油。
  姜绾对齐墨远是怎么拿到护国公府大太太的笔迹实在好奇,齐墨远故意不说,急的姜绾忍不住伸手去掐他腰了。
  这一幕正好落到宫人眼里,心下觉得世子爷要暴怒了,结果世子爷握着世子妃的手,一脸的宠溺……
  宫人把眼睛移开,不能再看了,再看今儿饭都不用吃了,心底羡慕的酸溜溜的,连着牙都疼。
  齐墨远握着姜绾的手,姜绾挣扎不开,他笑道,“禁卫军统领是皇上的人,我的人进护国公府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姜绾,“……。”
  姜绾嘴角狠狠一抽。
  她还猜他是怎么避开护国公的眼线,找到护国公府大太太,让她写了这么一封密信呢,敢情是正大光明进去的。
  这密信原本该直接交于皇上,现在却呈给了太皇太后,应该是在顺宁宫的时候,密信还没有送到他手里。
  这一路,他们一直寸步不离,这密信是怎么在她眼皮子底下送到齐墨远手里的?
  姜绾绞尽脑汁回想这一路,也就路过了一两个小公公啊。
  嗯,就是两小公公之一塞到齐墨远手里的。
  齐墨远事先没和姜绾商量,一来谁也没把握一定能让北云侯夫人进宫,还能让她招供,万一不能成功,让护国公府长房知道这事,对长房没有好处,甚至还会惹祸上身。
  二来护国公府长房可能是姜绾的亲爹娘,也就是他的岳父岳母了,做女婿的不得在岳父岳母面前刷下好感?
  孙嬷嬷取来笔迹,对照一看,道,“一模一样,是护国公府大太太的笔迹没错了。”
  看着密信,太皇太后叹息,“也是难为她了。”
  太后想查成王死因都快魔怔了,谁能向太后提供一点线索,太后必会重赏。
  可太后也格外的信任护国公,今儿若非有姜绾和齐墨远设计,让北云侯夫人不打自招,只怕任谁直接告到太后跟前,都扳不到护国公,甚至还会惹祸上身。
  谋害成王是诛九族的死罪,护国公府大太太把这隐秘捅给护国公的死对头知道,大概是真的心灰意冷,不想活了,选择和护国公同归于尽了。
  姜绾想着要不要帮护国公府长房求情,结果还没有开口,齐墨远就握着她的手,同太皇太后告退了。
  出了寿宁宫,四下无人,姜绾才看着齐墨远道,“你是故意把密信交给太皇太后的?”
  齐墨远道,“太皇太后最念旧情,老护国公和太祖皇帝打江山,太皇太后就陪在左右,让护国公府就此抄家,太皇太后必不忍心。”
  “护国公府犯的是诛九族的死罪,护国公府长房虽然无辜,但在灭九族这样大罪面前,无辜的人太多了,这先例皇上不会轻易开,也没什么大臣敢帮着说话,只有太皇太后这样的身份帮着说情,护国公府长房才能全身而退。”
  至于密信,最多也就能保护国公府长房不死,免于灭族,能不能躲过流放都难说,遑论还在朝为官。
  保住护国公府,护国公府长房才能继承爵位。
  能帮长欢郡主,还能不牵连到护国公府长房那是最好的。
  齐墨远把这事甩给了太皇太后,剩下的就不用他们操心,等着领赏了。
  两人一起回了靖安王府。
  两人才下马车,那边清兰郡主也来了,笑容满面,阳光打在她脸上,都漾出淡淡珍珠般光泽。
  姜绾笑道,“不是去陪长欢郡主了吗?”
  清兰郡主眸光闪亮道,“宫里的事我都知道了,太后的赐婚作废了,长欢郡主心情好,不用我陪着了,再加上懿德长公主又挨了太后一巴掌,长欢郡主要陪着长公主,我不好留下就回来了。”
  “长欢郡主让我帮她转达对大嫂的谢意,过两日,她亲自来道谢。”

章节目录